龙经理
黄经理

2020十大科技大佬:盖茨被指是“新冠元凶”,任正非忍痛割荣耀





2020-12-15 732人浏览

2020是个特殊的年份,一场史无前例的疫情不仅深刻改变了世界格局,更让处于各行各业中的普通人们经历了各种不同的艰难和困苦。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一年里不止是中国的科技行业受到疫情影响而改变了格局,在全球范围内,科技行业的发展与受追捧与传统行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腾讯科技盘点2020今年科技圈十大人物及他们所经历风谲云诡的事迹,回顾这个特殊年份下科技行业的变革。

昔日“慈善大使”成“灭霸”,美国人在“反智”路上越走越远

美国疫情的爆发流行令人扼腕惋惜,责任不止在特朗普,更在美国人的天真与反智。

疾病会带来恐慌,恐慌会降低智商。就在2020今年四月美国病毒正大肆流行时,部分反智的美国人拎出了前世界首富比尔·盖茨曾经的一段TED演讲,盖茨在演讲中说:“如果在未来几十年内,有什么东西能够杀死超过上千万人,那很可能是一种高度传染性的病毒,而不是战争......我们还没有准备好预防下一场大疫情的发生。”

实际上,盖茨说这段话的背景所讲的是他分别调查了埃博拉病毒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传播情况,发现疫情使当地数以万计的人丧生。他强调了要阻止这种疾病在全球范围内传播要注意的因素,并警告要提防未来可能会出现传染性更强的全球性流行病。

这还没完,紧接着这群人又扒出了盖茨在2010年TED上的演讲,盖茨在那次更早的演讲中说到:“现在世界上有68亿人口,不久后就可能会突破90亿大关,这人口太多了,而良好的医疗保障、疫苗,则会让人口增长形势放缓,最终会比预计人口少10%到15%。”

这段话的背景则是在亚非拉最欠发达地区,儿童夭折率很高,所以人们不得不生很多很多孩子,保证有儿童能长大成人。

可是在新冠中挣扎的美国人却不讲证据,任由情绪支配自己的理智,并借着部分热衷造谣收割流量的美国媒体在社交媒体上疯狂传播这一阴谋论——盖茨就是“新冠元凶”,“恶魔”的化身,他生产的疫苗正是用来实行他“人口清除计划”的工具。

从2月到4月,将盖茨和病毒联系在一起的阴谋论在美国电视和社交媒体上一共被提及了120万次,根据Zignal Labs的数据,这比第二大阴谋论“5G引发新冠疫情”的论调还高出了33%。

而盖茨那时在做什么?仅在2020今年4月前,盖茨基金会为抗疫捐款共计2.5亿美元,2020年2月,盖茨基金会还捐助了500万美金紧急款项支持中国政府防疫作战与医护人员。

后来在央视《新闻一加一》的节目中,主持人白岩松问盖茨会以何种心态面对这种闹剧,盖茨却没有丝毫愤怒,依然在为疫情的全球流行思考对策。

如今的世界是分化的,贫富差距扩大,各种争端不断,尤其是一场疫情加剧了人与人、国与国间的摩擦和矛盾,但我们依然要以健康的心态去待人待事。

捐赠超千亿为慈善事业的比尔·盖茨无疑是令人尊敬的,即使被一些美国人那般仇视,可如今他依然在关心自己国家的疫情应对情况与疫苗研发状况,我们只能祝福这位老人被命运温柔相待......

“妖股”背后的打工女皇:王春来与她狂奔的立讯精密

如果说有一支科技股在9年内翻了20倍,你眼红不眼红?如果还不够诱人,那这只科技股在2020今年又近乎翻了一倍,并成为苹果、华为的重要代理商,你还不心动?立讯精密就是这样的一支“妖股”。

“能量守恒”定律总是在生活中处处应验,今年在疫情的影响下,旅游、服务等传统行业受了重创,而整体科技行业却享受到前所未有的高光。这背后不止是风险偏好的转移,而是对未来几年长期的战略判断。

在今年的苹果产业链上,立讯精密和蓝思科技两大双子星一起迎来公司经营业绩的高光时刻。前三季度,立讯精密营业收入595.28亿元,同比增长57.3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6.80亿元,同比增长62.06%。如此业绩当然驱动股价持续飙升,立讯精密今年以来市值已近乎翻倍高达3600亿元。

而这家公司创始人王春来背后的传奇故事却非常励志。她初中毕业后在家务农,1988年21岁的她来到深圳,成为富士康流水线上的一员,彼时中国深圳的电子产业处于腾飞的前夕。

王春来在富士康工作了近10年,从小工做到课长。在这个过程中,王春来不仅提升了自己的能力,也不断在积累自己的资源。

1997年,在郭台铭的支持下,王春来看准市场机会,从富士康离职自主创立立讯精密。9年内,立讯精密的股价经历了9年20倍的涨幅,而其业务也从单一的连接器,多元化发展为横跨连接器、消费电子、5G、汽车电子等多个领域。

在2017年攻克AirPods量产难题后,苹果CEO库克访华专程探访这家足以震动苹果高层的代工厂,并称赞道:“他们超一流的工厂,将了不起的精良工艺和细思融入AirPods的制造。”而立讯精密的股价在那一年暴涨近75%。

一步步走来,立讯精密在苹果产业链上逐步上行,日渐成为一家平台型公司。今年,立讯精密及控股股东出资33亿元全资收购台湾纬创(Wistron)在江苏昆山的两家苹果手机装配厂,立讯精密成为苹果公司的首家中国内地组装厂。

如此迅速的发展几乎让外界认为,这是苹果有意扶持立讯精密。回想创业时曾被富士康扶持,现在却成了富士康的有力竞争者,王春来无疑是今年最高光的科技行业领军人物。

正如王春来所说:“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留着的,学历也好,出身也罢,这些都不能决定一个人最终的成功,只有面对问题,去解决问题的人,才能够得到最后的成功。”

从被制裁到出售“荣耀”,任正非却说不记恨美国

就在上个月就在2020年11月,传得沸沸扬扬的“荣耀”出售案终于“靴子落地”,深圳智信与华为签署收购协议,完成对“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的全面收购。

这意味着30余家荣耀代理商、经销商成为“荣耀”的新主人,华为不再持股“荣耀”,二者从此分道扬镳。

自2019去年5月至今,美国先后对华为发起三轮制裁,受到实体清单影响,华为面临无芯片可用的境况。

任正非表示:“华为在美国的一波又一波严厉的制裁下,使我们终于明白,美国某些政客不是为了纠正我们,而是要打死我们。”

回想起一年多以前美国对华为首次动手,任正非那时的回应依然萦绕在耳旁:“美国是很漫长的历史,这个小小段段出了差错,我们就记恨一辈子,那我们只有落后。我们只有向他学习,才永远会作为一个行业的领导者存在。”

现如今,从仅仅封杀产品出口到最后停止芯片供应,美国彻底撕破了自己伪装,而荣耀被出售这一无奈之举也侧面反映出中国芯片产业的主要问题:缺少核心技术无法自产高级别芯片。

正如11月10日任正非在华为内部所讲:“大陆芯片存在什么问题?主要是制造设备有问题,基础工业有问题,化学制剂也有问题。所以芯片制造的每一台设备、每一项材料都非常尖端、非常难做,没有高端的有经验的专家是做不出来的。”

而要想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国家要重视装备制造业、化学产业。化学就是材料产业,材料就是分子、原子层面的科学,因此我们国家现在高校要把化学看成重要的学科,因为将来新材料会像基因编辑一样,通过编辑分子,就能出来比钢铁还硬的材料。但国家需要出来更多的尖子人才和交叉创新人才,才会有突破的可能。”

任正非自己把华为剥离荣耀比作“离婚”典礼,他认为一旦“离婚”就不要再藕断丝连,各自实现自己的奋斗目标,“不能像小青年一样,婚姻恋爱,一会热一会冷,缠缠绵绵,划不清界限。”

可一旦华为、荣耀从此成了路人,华为还是否会继续做手机?原来的“荣耀”系列手机又该如何发展?是否在分离后还会受到美国虎视眈眈?一切都只能静待事情后续发展了。

但不得不提的是,华为不仅寄托了我们大部分中国人对“国货”的信心,更是在很大程度上以“技术出国门”的实力让中国人感到自豪。信号基站、手机、5G技术......华为的很多产品都能在全球范围具有一席之地,让我们祝愿华为未来的发展能够越来越好。

四部门联合约谈马云,蚂蚁集团暂缓上市

随着一场世界范围内最大的IPO告吹,蚂蚁集团不仅放了基金投资者们的鸽子,还成了“打工人”集体围攻的对象,被指玩着无本套利的花样买卖。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在2020年秋,蚂蚁集团以惊人的速度推进IPO进程,拿到科创板上市的令牌,估值高达2.1万亿元。

可在11月3日风口突变,上交所指出蚂蚁集团“你公司也报告所处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等重大事项,该重大事项可能导致你公司不符合发行上市条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IPO戛然而止。

而前一天晚上11月2日夜,证监会发布通告,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四部门联合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监管约谈。

四部委同时约谈一家金融科技机构领导层,这足以表明要解决问题的重要性。经济学家管清友第一时间在微博评论,“监管约谈是个严重警告。如果是券商负责人被约谈,当年券商评级打分是要扣分的,严重影响评级和业务开展。”

时间线再往前倒,10月24日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曾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指出“今天的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而我们更应该依靠信用体系。”就这一句话被部分人认为是导致蚂蚁集团IPO告吹的导火索。

据《财经》杂志采访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称,蚂蚁之所以今年选择上市融资,背后其中一个因素可能是受到投资股东的推动。

细数蚂蚁集团的原始股东,简直堪称豪华,主要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阿里系和他们的“亲朋好友”;第二类是国内具备很强实力的投资机构;第三类则是一些顶级海外投资机构,如新加坡投资公司、马来西亚国库控股、淡马锡等。

很明显,这不仅是一场历史上最大的IPO,更是一场最大的造富运动,可这一切都随着IPO的暂停而戛然而止。消息一出,越来越多的基金投资者提出退款要求,蚂蚁集团也开始处理后续棘手的退款事宜。

雷军虽后悔“十亿赌约”,但小米股价却屡创新高

2020今年,雷军终于首次在公开场合回应了与董明珠的赌约。

还记得2013年雷军曾表态:“请全国人民作证,五年之内,如果我们的营业额击败格力的话,董明珠董总输我一块钱就行了。”董明珠当场反击道:“第一,我告诉你不可能,第二,要赌就不是一块钱,我跟你赌10个亿。”

时间到了2018年,按小米和格力两家公司的营收计算,小米的确输了董明珠的十亿赌局,但比较戏剧的是,赌约刚刚结束,第二年(2019年)小米的营收就超过了格力。

在2020今年年中雷军公开谈及此事时称:“我每次想起来打赌这件事情,都后悔得不得了。我们为啥招惹董大姐,带来那么多烦恼?直到最近,我才想清楚:那个时候我们信心爆棚,的确膨胀了。”

要知道,在2019年的8月份,小米还在9港元/股徘徊,最低时甚至摸到8.28港元/股,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小米持续不被股民看好的原因,那就是对小米舍弃“性价比”标签转型高端的质疑。而到了2020年8月,小米股价较之前最低价大涨超150%,这当然得益于海外市场和AIoT的喜人业绩,但需要点出的是,今年华为被美国制裁导致的出货量下降或是小米业绩暴涨的直接导因。

据第三方机构Canalys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总出货量为3.48亿部,同比下滑1%,出货量前五中小米的出货量在二季度同步增长9%之后,三季度同比暴增45%,达到4710万部,超越苹果坐上季军位置。华为手机出货量则表现出正好相反的趋势,在二季度同比下降17%之后三季度再度同比大降23%。排名前五另外两家三星、vivo的出货量则均同比微增,三星增长2%,vivo增长6%。

在12月2日,小米集团在开盘前突然停牌,具体原因指向前一天被曝出的10亿股增发消息,据媒体报道有小米内部人士透露,这次融资将主要用于长期更大力度的技术研发投入、支撑在高端市场继续突破以及重点投入智能制造巨大机遇。这与雷军对外界透露的信息一致:2020年小米投入的研发预算将高达100亿元。

雷军认为,小米重返世界前三背后的支撑是技术,以相机技术为例,今年小米拿了两次DxOMark榜单第一,累计霸榜了111天;小米的相机部门工程师也已从两年前的122人增加到850人,增长了6倍。

虽然近期小米因40亿美元融资方案导致股价有所回落,但这家国产手机公司无疑值得我们期待。

怼完蔚来怼小鹏,马斯克是真心瞧不起还是眼红中国“车科技”?

在刚过去的在2020年11月,两家造车新势力股价齐刷刷上涨,其中小鹏汽车涨势最猛,曾于11月23日暴涨近34%,股价触到最高点72.17美元/股;蔚来汽车的表现也十分抢眼,销量不断攀升的同时,股价也在一路飙升,甚至市值还曾超过宝马。

作为新能源汽车界的顶流,马斯克却看不过去了,11月6日他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420比42好十倍!

这还没算完,11月20日小鹏汽车发布了一款“鹏翼版”全新P7,何小鹏透露了他们在自动驾驶技术上取得的最新进展——明年将推出全球首款搭载激光雷达的量产智能汽车,此消息一度成为了车展上备受关注的焦点之一。

但很快马斯克就在一篇描述小鹏汽车新动态的新闻底下评论道:“小鹏汽车有特斯拉软件的旧版本,却没有我们最新的神经网络计算机。”言语间直指2019去年的“抄袭门”,称小鹏有可能还偷了苹果的代码。

对于马斯克的这番言语,何小鹏进行了回应,他表示:“看来昨天我们发布的包含激光雷达的小鹏下一代自动驾驶架构,让西边的某人很不爽,连续用pigu发声。我想说的是,造谣早就证明是无法打败任何竞争对手的,明年开始,在中国的自动驾驶你要有思想准备被我们打得找不着东,至于国际,我们会相遇的。”

其实早在2019年初,特斯拉就已经和小鹏汽车结下梁子。因为彼时特斯拉状告小鹏汽车“窃取”Autopilot的代码,将曾任特斯拉高级工程师、后来跳槽小鹏汽车任感知主管的曹光植等人告上法庭。曹光植曾承认,在2018年底曾向自己的iCloud云账户备份了包含AutoPilot源代码的压缩文件,但文件在后来离职时已经被删除,小鹏汽车当时也主动提供了曹光植工作笔记本的相关所需信息。但到今天为止,诉讼并未对特斯拉产生任何有利的结果。

而仅仅通过这些只言片语,我们也很难判断谁的话才是真实的一方。但从马斯克的境遇我们或许可以看出一点端倪,那就是目前特斯拉正遭受多家金融机构疯狂“做空”,例如12月2日,预测2008年房屋崩盘的“大空头”投资者迈克尔·伯里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自己正在做空特斯拉,并且@埃隆·马斯克劝他赶紧套现:“没错,我正在做空特斯拉,但我要对(你这样)一个好人给出一些免费的建议。认真地说,以当前这种荒谬的价格增发25%到50%的股票,这不是摊薄。(这样做)你可以巩固现在的(股价)表现和大到难以形容的期权性风险。如果有买家的话,就赶紧卖了吧。”

被一群饥渴的“秃鹫”环伺,同时美国股市还涌入了大量美联储“放水”的热钱,想必马斯克内心也是提心吊胆。

可就算马斯克再怎么怼人,特斯拉仍旧是目前世界范围内最具情怀与梦想的科技公司,就像马斯克在今年Satellite 2020大会上所说的:“如果我们不加快步伐,我肯定活不到我们到达火星。”如果人类没有梦想,那世界如何变得更美好呢?

曾被认为是第二个贾跃亭,如今却成为中国新能源造车新势力

一年前,中国电动汽车初创企业蔚来曾濒临破产,这家李斌、刘强东、李想、腾讯、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众多顶尖互联网大佬&公司以及风投联合发起创立的造车新势力持续遭受着外界的质疑,李斌也一度被一些人看作是第二个贾跃亭。

广州app开发公司

软件开发公司

app开发服务